服务热线:13633232116

2020中超联赛赛程时间表-国剧新观察:春天的四个预言

春耕生产的时刻到了。国剧行业开始行动起来。管理部门忙着拟定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片单,已经开机的项目快马加鞭地奔向终点,也有些公司忙着解决财务问题,以求摆脱困境,春种秋收。

也许有一天,某些影视公司回想曾一个亿一个亿地给某些小鲜肉小鲜花片酬,会怀念市场上还能融资、还有人当接盘侠的日子。也或者会懊恼,当初要是不施展“财技”抢搭资本快车多好,如今也就不会被人揪住不放。

春节前,众多影视板块的上市公司预盈利转预亏损爆雷,使得整个行业哀声一片。不久前,影视老将马中骏又出售了慈文的部分股份,缓解公司的债务问题。暴风雨还在继续,BAT控股的滴滴等企业都在裁员,地主家没有余粮,又如何加大力度扶持每年亏损几十亿的视频网站?电视台的广告创收和开机率一直在下滑,买不起,请打折,播出回款再等等,这是常态。

全行业仍在被动洗牌。以明星片酬为代表的人工费用面临大幅下调的局面。这里有关于行业的四个预言,请诸君看看能否应验。

把过剩的牛奶倒掉

初中学社会发展史,说资本主义经济危机,资本家把过剩的牛奶直接倒掉。因为卖不掉,很快会过期,免费赠送则会把富人的市场也断送。这很荒谬也很现实,但目前已经开始存在。一些台网曾争相询价的电视剧,当年开机时备受瞩目,如今台网难两全,只能手握一端平台就出手,赔上老本在所不惜,只求赶紧播出。有些本该去年当机立断卖出的,错失时机成了今年的积压品。

过去的电视剧积压,或者卖了台没有网、卖了网没有台的,是因为拍得烂,或者题材类型不兼容。现在一个审查标准,一样的观众定位,不存在适合这家不适合那家的问题,只是因为拉锯就耽误了青春。

拉锯是因为市场不景气。包括一些所谓超级明星阵容的大制作,那成本是极高的,但已经来不及掉头“小正大”或者说“小而美”,当然当初也是台网都询了价的,可过了几个月形势就变了。不卖是亏,卖了也亏,便宜卖又怕波及新项目的卖价,所以只好僵持着。再发展下去,可不就是过剩的牛奶只能倒掉的局面。

接下来的一年,市场还在剧烈调整。身在其中的平台和制作公司,都不容易。

不降价明星骄傲地发霉

一直以为电影和电视剧只是长篇叙事和短篇叙事的区别,TO B和TO C的商业模式区别都不大,因为视频网站也在搞付费剧和付费会员。但是,不曾想有的明星主演电影和电视剧不只片酬不同,还打心眼里态度不同,觉得电影是艺术而剧集是快餐,演电视剧就必须是来捞钱的。

这个钱,电视剧圈以后不给他们捞了。前两年,不只大腕明星天价,很多小鲜肉们都从来没有演过戏,只是有个好皮囊,然后就可以出口转内销。先去韩国做下练习生,再回来就身娇价贵国际范。也有大量所谓电影咖,不算是回流,因为有些从来没有演过电视剧,自降“身段”的目的当然是为更高的“身价”。

这些明星,如他们新近出演的那些还来不及迅速卖掉的剧一样,最可能成为“过剩的牛奶”。也不是完全没需求,但不肯降到正常的价格,那只能骄傲地发霉。

那些休假、结婚、生孩子,不肯在新的价码下开工的,回来会发现“C位”已经被那些所谓中小成本剧捧出来的新人抢了,自己开始过气。那些回电影圈的会发现观众更现实、形势更严峻、自己更“螺丝钉化”。以前票补和营销起码可以管2天,现在只能撑1天,“流量”的价值更原形毕露。不像电视剧和网剧因为“刷数据”的存在,“流量”还可以“羊毛出在羊身上”地找到遮羞布。

TO C市场,流量明星从来就没“泡沫”过,大导、大IP的招数也已经过时了,甚至甭管是看周星驰的电影还是郭敬明的小说长大,情怀牌也没用了。这个形势很快也会蔓延到电视剧圈。

把正能量拍坏的也难生存

之前遇见审查难题的,多半是“过度娱乐化”的电视剧,例如“前朝后宫”的宫斗剧,一不小心把历史“篡改歪曲”了。“穿越剧”、“古装剧”等题材,则只是上星黄金档播出受限。不限不倡但要严格注意导向,这是都市、青春等悬浮偶像剧的状态。谍战剧、生活剧成了日常题材,而献礼剧、主旋律剧、现实主义正剧成了倡导题材。

现在形势不只是政策倡导,市场风向也完全倒过来了。在卫视播出平台,去年是《大江大河》领衔的一系列献礼剧最当红。在电影市场,从《战狼2》到《红海行动》再到《流浪地球》,都是从“庙堂”到“市场”再到“观众”都愿意津津乐道的作品。

主流已经是******流,政策鼓励,市场追捧,重大宣传期在即,潮流甚至是赶集一样的不言而喻。但新的雷也埋下了,优秀创作人才不会一夜之间成规模出现,有情怀有追求又有能力的仍然少之又少。如雨后春笋般大量涌现的应景项目,将正能量、主旋律的题材拍不好的情况,也会出现。

政策倡导,是希望在重大节点上弘扬主流价值观、传播正能量。最坏的情况是,献礼搞成砸场子,“正能量”拍出坏口碑。这种情况并不是没有先例。抗战剧本是一个安全题材,然而当“抗日剧”变成了“抗日雷剧”,反而会成为市场唾弃的类型。希望“正能量”剧不要重蹈覆辙吧。

更多的公司和平台求******

在几年前,笔者就曾预测以投代购、定制剧和自制剧会成为播出平台主流趋势,因为这不只是内容可监、成本可控,而是可以打通从IP到艺人经纪、商务植入再到游戏、电商形成产业生态,甚至由此可以去资本市场放大回收资金。凛冬已至,采购预算和制作成本都得下调,现有的流量成品价格僵持,加码自制和订制的这一形势还会更加剧。

当更多制作公司只能为平台打工,只能做承制方,在如今市场不景气的背景下,自然还不如寻求平台“******”更安全。被BAT以及视频网站控股投资的影视、艺人等相关文娱公司不下百家。电视台同样也会成立基金投资“专业对口”的公司。

“******”和“亲养”也有区别,“******”不用改姓,不一定进家门,也可以接受你“三妻四妾”。但“亲养”那是一家子,未成年时老子可以无条件给,长大了也应该有养老的义务。被“******”的通常是市场中滚打的制作公司,“亲养”的一般是指平台成立的全资子公司。

寻“******”的也不只是公司,还有平台。视频网站本就是市场公司,又一直没有解决盈利问题,没钱当然得找奶喝。即使是国营属性的电视台,二三线卫视结不了款、发不出工资已经不是一两年的事了,既然承担了宣传献礼的任务,寻求主管部门的扶持也理所当然。

但问题在于,一些贫困省市也给不出钱来。一省一家综合卫视,既不能倒闭,也不能被兼并和并购,他们也就只能寻“******”。姓不能改,属性不能变,定位不能调。因此,最好的“******”金主应是门当户对的国有企业。在新的广电改革重大政策出台之前,一些卫视退回体制内“亲养”或者接受市场型“******”,将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

看起来,这四个预言都有些“不祥”,但在寒冬仍未远去,调整仍在延续的此刻,也的确缺少看多未来的充足理由。不过,体制机制上的缺憾,总是需要修正的。过热浮躁后遗症,总是需要调理的。我们相信,再困难的时刻也会出好作品,有能力又有追求的人,会引领行业走出困境。

【文/老邓】

扫一扫更进一步接触影视行当!

影视独舌

由媒体人李星文创办的影视行业垂直媒体。我们的四项基本原则:坚持原创,咬定采访,革新文体,民间立场。
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查看更多历史消息

↓↓↓

汉阴娱乐八卦资源网版权所有